信平雀

契俞,活跃在空间的架空写手。

我漠然地注视着教堂的尖顶。

天空晴朗,我双目灼痛。

一只飞鸟从彩色的玻璃窗前掠过。

我想,就让我成为这只鸟。飞吧、飞吧——飞到没有神明,没有这个混蛋上帝的地方。

我心脏灼痛。

一个火漆开箱,终于收到苔岛的火漆啦。
封蜡没想到买了这么多,摆开像琴键一样。
火漆印章非常美丽!心心念念等到之后用起来更开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