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平雀

契俞,活跃在空间的架空写手。

我漠然地注视着教堂的尖顶。

天空晴朗,我双目灼痛。

一只飞鸟从彩色的玻璃窗前掠过。

我想,就让我成为这只鸟。飞吧、飞吧——飞到没有神明,没有这个混蛋上帝的地方。

我心脏灼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