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平雀

契俞,活跃在空间的架空写手。

我是世界上最后一个人。

我面对着纯白色的天花板,躺在地上。敲门声有节律地响起来,每一声之间都准确地间隔开两秒钟。这种声音持续了三下,在第三声敲响的时候,我爬起身来,打开了生物识别锁。

白色的金属机械在门外等候我的回应。隔着他的身体,我窥探着外界——那个被人工智能所占领的、曾经属于我们的星球。

在我面前弹出一行荧光的小字。

“投降或抵抗?”

被改造、剥夺作为人的一切,还是就此死亡?

我自嘲地笑起来。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我曾经看过这样的推论,强人工智能将取代人类。

我是世界上最后一个人。

“抵抗。”

而这个人也即将迎来死亡。

评论(9)

热度(25)